南科大建立五年,按照官方任期,校長朱清時教授即將卸任。五年前,當朱清時教授提出南科大“自主招生、自授學位,去行政化”三個口號時,幾乎所有關註教改的人都熱血沸騰。五年之後的今天,南科大的靈魂人物即將退休,關於南科大改革失敗的言論也甚囂塵上。事實上,對南科大改革的質疑之聲從來沒有停止過,從一開始的自主招生到“631”招生模式(錄取綜合成績的考量方式為高考占60%,自主測試占30%,高中平時成績占10%)的切換;到後來質疑南科大先說要學習香港科技大學,又說學習加州理工學院的搖擺不定;到如今朱清時9月底卸任,當初的三大口號,還沒有多少效果……
  要打破枷鎖,難度不在於建立一個校園,招一批學生,而在於“革自己的命”。中國當下大學分成一本、二本、三本、專科幾個層次,一本裡面又有“211”、“985”……說到底,在當下,要單兵突進建立一所完全是全新考核評價體系的大學,幾乎不可能。
  但是5年雖短,朱清時他的團隊依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績。去行政化雖未能徹底完成,但南科大已經建立起了教授治校的文化。在筆者看來,南科大的改革並未失敗,只是放緩了腳步而已。
  更應該看到的是,國內大環境已經開始慢慢轉變。民眾對創新型大學的熱情,國家對教改的支持,這些南科大生長的土壤已經慢慢變得肥沃。更欣慰的是,南科大已經不再孤軍奮鬥,2013年9月新成立的上海科技大學以及今年4月批准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學(深圳)已經加入了為中國教育改革的行列。與此同時,國內老牌大學也開始醞釀著革新。
  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。教育做的是百年大計,我們不應該苛求南科大用5年的時間去實現奇跡式的跨越。高等教育的現代化需要的絕不僅僅是一個人、一所大學的努力,更多的是這個社會的共同努力。南科大不是朱清時的南科大,而應該是我們所有人的南科大,朱清時卸任,我們這個社會應該頂上去。我們應該多問問自己,我為中國教育做了多少?我對教育改革又抱有多大的寬容和耐心?(江西 梁雲風)  (原標題:朱清時卸任南科大,誰該頂上去?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dqyaplhpuqgy 的頭像
adqyaplhpuqgy

8 小時

adqyaplhpuqg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